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乱伦小说  »  【空屋子之肥水自流】
【空屋子之肥水自流】
表兄带着他的老婆来到了我家,说实在的,我还是第一次见这个表嫂,一直
 都是听说而已,没有亲见,弟兄们都说这个表兄艳福不浅,虽然人有点傻气,但 是娶的老婆却很是好看,因此我老早就想看看她了,不过一直没有时间,这次终 于有了机会。

   见到她的时候我才刚刚起床,是父母来我房里叫的,说是表兄和表嫂来了, 我正在起床的时候就听到一个年轻女人的声音:“算了,不要叫弟弟了,让他睡 会吧。”声音很清脆,没有那种农村人特有的声调。

   我连忙提着裤子道:“那怎么行呢?那怎么行呢?你们来我没去接你们就不 对了,怎么能你们到了家我还睡觉呢?”说话间,我来到客厅。

   只见一个约莫二十四五岁左右的女人坐在我的表兄的边上,客气的和我妈妈 说着话,鸭蛋脸红扑扑的,眼睛很大,鼻子也很挺,不过看起来仍然是乡土味十 足。我在心里笑了笑自己:“农村的兄弟们的眼光很有好高,这个样子的农妇算 是不错了。”想着,走上前去和他们搭起话来。

   父母有事出去了,家里就留下了我和他们夫妻俩人,眼看着到了吃晚饭的时 候,表嫂已经做好了晚饭,于是我们三人便坐上了桌子。

   大约喝了三瓶啤酒后,表兄眼瞅着已经不行了,说话都开始大舌头,我虽然 也是满脸通红,但是我的脑子还很清醒。

   表兄又开了第四瓶啤酒,表嫂按住了他的手:“别喝,你看你和弟弟都不行 了。”

  “什么……什么不行呀,哎,女人家别管啊……”表兄边说边把酒往自己的 碗里倒,可是就是对不着碗口,一下倒得满桌都是。

   表嫂推了他一下,道:“都说你不能喝了。”

  表兄没有说话,想是知道自己是有点醉了,我见他们俩口子有点闹意见的样 子,便端起了一碗酒对表嫂道:“嫂子,我是第一次见你,来,我们俩多少要喝 点。”

  “这……我不会喝啊,一喝就什么都不知道了。”

  表嫂有点犹豫,一边的表兄道:“喝吧。不要紧,都是自家兄弟,醉了我们 去洗衣服。”

  听着这话,表嫂的脸刷的一下红了,虽然红扑扑的脸上看不出脸红,但是她 的变化逃不出我的眼睛,但是为什么她会脸红呢?

   酒,表嫂喝了,这一喝就不得休了,我们三人一共喝了大半箱啤酒,他们俩 人都喝高了。

   “今天我爸妈不回来,你们就睡他们的房间吧。”说着,我也回了自己的卧 室。

   回到房里,想起刚才表嫂的脸红有点心动,在心里对自己道:“她打扮一下 也许还不错。”想着想着,下面居然膨胀了,于是我拉开了自己的门,准备去厕 所。

   路过爸妈的卧室时,似乎听到里面有些响动,莫非?我笑了笑,对,看看这 个表嫂床上的风姿,既而我推了门,——门果然没关好,想是习惯了农村的那种 一带就关上的门锁——里面居然没关灯,透过门缝里面的情景看得清清楚楚:表 兄正趴着表嫂的身上,拼命地抽动着屁股,可惜的是从我这个角度就只看见表兄 的屁股和表嫂的脚了。

   没到一分钟,表兄居然下来了,胯下的阴茎也半死不活的,难道他就射了?
   果然,听到表嫂道:“让你少喝点,看连洗衣服都没力气了吧?”

  哦,原来洗衣服就是指这个,难怪那个时候她脸一红。表兄支吾了几句,就 爬到了边上,似乎准备睡觉。表嫂坐了起来,她的头发不象刚才,扎个辫子,是 全披在头上了,加上微微带点自然的波浪,更增一分妩媚,身上很白,但是不是 那种病态的白,白得很自然,很舒服,由于背着光,那个乳房就看不清楚了,不 过看得出很挺的样子。

   这个时候,表嫂说话了:“我去洗洗就来睡。”不过没人回答她,想是表兄 已经进入了梦想,她又嘀咕了几句,不外乎就是数落我那不争气的表兄。

   看到她起身,我赶紧回到了自己的床上,一回自己的房间更感到热,下面的 阴茎顶得裤子很是不舒服,于是我便褪去了那条裤子,赤条条地躺在了床上。
   “弟弟,弟弟,睡了吗?我想问一下,舅妈把我的毛巾放在哪里啦?”表嫂 的声音传了过来,似乎就在我门口。

   完了,来不及穿裤子,我赶紧装作睡着了,没有搭理她。

   她走了进来,突然又没了声响,外面的月光照在了我的身上,估计她什么都 看见了,我的脸还好在黑暗处,要不红红的样子一定把她吓一跳。

   奇怪的是她没有走出我的房子,反而走近我的床,又叫了一声:“弟弟。”怎么还在叫我,难道是在看睡着了吗?我仍然没有理会她,看她下一步准备干什 么。

   她居然用手摸起了我那还是如铁棍的阴茎,还来回的套弄着,我眯着眼看了 看她,脸上的还是很红,酒力还没褪去。

   套弄了几下后,她拉起自己的那件很大的汗衫,查看着自己的下面,我不禁 暗笑:“这番,嫂来盗叔了。还在看自己的下面是不是湿了。”想着这,我的阴 茎更加地剑拔弩张,黑红的龟头上也没有了往日的温顺,变得狰狞可怕。

   她没有注意道这个,估计这个时候她还在心中犹豫要不要上去套弄一试呢, 我还是不要惊动了她,少倾,她翻上了我的床,半蹲在我的阴茎之上,终于一下 把我的阴茎纳入体内。

   我一下惊呆了,她的小穴里仿佛有一股吸力死命地吸着我的阴茎,还有那份 紧凑,根本不象二十四五的妇女,反而象个未经人事的处女,紧得竟然没套弄几 下我就有交精的冲动,于是我说话了:“刘艳,你来了,呵呵,怎么好久没啊, 看我怎么在床上收拾你。”

  她停了一下,没有言语,过了一会支吾道:“嗯,嗯,这几天有事。”

  我在心里暗笑:“果然,她想将错就错,以为我把她当成什么刘艳了,嘿, 送上门的肉怎么不吃。”

  我一下翻了起来,把她压在了体下,伏到了她的身上,卖力地吻着,她开始 还不和我接吻,但是又怕我怀疑她不是刘艳,只好把舌头也给了我,我俩的舌头 交互着唾液,下面也没闲着,仍然抽送着。

   估计是看不到身体下艳丽的肉体,我实在坚持不住,没过一会就射了。
   她停在那里,身体还在抽动,似乎还没满足:“你怎么和……你怎么这么没 用呀?”

  差点把和你哥哥一样说出来,我心里暗笑,慢慢地坐起来道:“你不知道, 今天我乡里的嫂子来了,那个漂亮,我去想她了,分心了。”

  “那你把我当成她继续啊。”她有点急,声音也忘了掩饰。

   我又道:“你哪有她好看呀,如果是我那嫂子我一定让你爽死的。”

  或许是爽死这个词吸引了她,她说:“这样吧,你嫂子不是和你哥哥在床上 睡吗?你去盗嫂啊。”

  “啊,那不把我哥哥搞醒。”

  “不要紧,你哥哥一喝酒就睡得象猪一样,什么都不知道。”她看来是真的 急了,也不怕我问她怎么知道我哥哥一喝酒就象猪。说完,她就下了床:“我回 家了,你去盗你嫂子吧。”

  “嗯,那我不送你了,我坐一会过去盗嫂。”我生怕自己笑出声音来,赶紧 送走了她。

   过了几分钟,估计她已经准备好了,我便蹑手蹑脚地来到他们的门外,里面 还是开着灯,不过比刚才暗多了,想是那女人把灯光开暗了。

   我闪了进去,我家的那个床很大,睡上四个人也是绰绰有余,不知道是表嫂 推的还是表兄自己爬的,这个时候的表兄正在床角做着好梦。我走到表嫂睡的那 头,嘿,她居然还闭着眼睛,我心里笑了笑,轻声道:“姐,姐。”没有回音, 但是我看见她的眼皮动了动。

   不管那么多了,我开始隔着那白汗衫抚摩她的胸部,刚才没有看到她的胸部 的,现在我要补回来,于是我拉起了她的白汗衫,这女人真大胆,下身居然什么 都没穿,还真是蓬门长扫为君开呀。

   也许是平日劳作的关系,她的全身没有一点赘肉,灯光洒在上面很是光洁, 胸部尤为动人,雪白的乳房上两点樱红,让我爱不释手,事实上她的胸不大,就 是一把抓的样子,不过因为她的身材也不是很高,所以看起来也是很匀称的。
   我用力的舔着那樱红,看着樱红在我的努力下慢慢变硬,她的脸也开始绯红 了,我伏上了她的身体,扶着阴茎插入了那满是爱液的小穴。

   现在她自然不能装睡了,她装做刚刚醒的样子,大惊道(第一次见人吃惊的 时候是这样的平静):“弟弟,你怎么能这样?”

  我笑着道:“姐,你就原谅我吧,我真的忍不住啊,你太美了。”

  接下来的话更让我好笑,她居然说:“都成这样啦,如果我叫开来,对你我 都不好,那就这一次了。”

  我满口答应着,心里却想道:“就怕你食髓知味,以后就不舍得我这个叔叔 了。”

  俩人就这样心口不一的说着,性器官的交合却没有停息,现在在灯光下,我 可以端详她的胴体,自然耐力持久,每下的抽插都带得她阴唇直翻,交合处的水 也粘湿了二人的毛,我就这样看着自己的阴茎每下的插入,感到很是受用。
   大约插了百来下,我把她翻了过来,现在的她也知道了我的能耐,随便我摆 布了。我又从她的身后插入,估计平日表兄和她的姿势很单一,就这样一个狗趴 式,她居然露出了新奇的眼光,这个眼光让我更加有了征服感,抽插自然也用力 多了,次次都没根,就这样插了几十下,她似乎到了高潮,全身是突然一下软了 下去。

   我赶紧拔出了还在工作的阴茎,扶起了她,她在我怀中似笑非笑道:“弟弟 你好厉害,姐不行了。”

  “原来就这点本事。”我道:“姐,我还没好呢。”

  她露出为难的表情:“你刚才下下都似乎顶到我的心头,我真的不行啦。”
  “那你帮我用嘴吧。”

  “用嘴?”

  “嗯,难道你没和表兄口交过?”

  似乎是我这个表兄的称呼提醒了她的羞耻之心,她把头低了下去,轻声道:“没有,你表兄他就会扑在我身下,干几下完事。”

  我不禁在心里怪表兄的暴殄天物:“来,姐,我教你。”

  “你蹲下去,用手把我的鸡巴拿着。”

  她听话地蹲了下去,抓住了我的阴茎,后面的事让我惊奇,她居然无师自通 地舔起了我的阴茎,还不是象电影中那样野蛮地在嘴里套弄,而是象吃冰棒一样 上下舔,时不时还用舌头舔舔我的龟头,那种麻酥的感觉一直从龟头传到心头。
   我舒服着伸长了双臂,一下居然把一边的表兄打到了,表兄支吾了几句,似 乎要醒来,把我俩吓了个半死,好在翻了个身又睡了。

   我作了个手势,让她用手和口一起套弄出来算了,在这里我的酒也被刚才吓 醒了一半,想离开这个地方了,她也似乎酒醒了很多,动作也没开始那么放得开 了,套弄了几下后,终于我射在了她的嘴里……

  第二天,表兄表嫂起了床,我打着招呼道:“昨天睡得好吗?”

  表兄点头道:“好极了,席梦司就是舒服。”而表嫂却满脸通红……